“过气表情包”的电影梦由流氓兔实现了

二十多年前,一只圆滚滚、眯眯眼,常戴皮搋子的兔子在韩国诞生,后凭借表情包、壁纸、衍生品红遍了大江南北。中国内地的朋友们称它为“流氓兔”,国内的80后、90后想必大都对其印象深刻。

现在看来,不管是作为乘互联网发展的东风快速吸粉的网红,还是牢牢掌握“贱萌”这一“流行密码”的表情包生产者,它都称得上“元老”。可长江后浪推前浪,在形象IP层出不穷的今天,身为“前浪”的流氓兔,似乎还想找回一些存在感。

影片1小时20分钟的内容里,可以联想到许多年轻人喜闻乐见的元素,比如同为真人CG电影的《大侦探皮卡丘》,再例如片中架空的“庆国”撞名热播剧《庆余年》,旁白略过的“东方马车谋杀案”自动关联阿加莎·克里斯蒂,侦探榜则不禁让人想起国内观众熟知的《唐人街探案3》……情节方面,如果用不涉及剧透的方式来讲的话,便是主角团经历了一场密室逃脱+狼人杀,最后揭开真相发现这其实是只有反派被蒙在鼓里的剧本杀。

最重要的是,电影主角流氓兔“马修”的形象有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它身着中国风服饰,破案时戴单边眼镜、含着牙签,是推动剧情发展的智商担当。贱萌范儿依旧,却已经和许多人印象里的模样判若两兔。

流氓兔的形象是模糊却多变的。在早年官方推出的flas中,它可能是白吃白喝还超凶的狠人,磁带放音机换三明治的大忽悠,用cos桃子的圣诞老人,或者拯救世界的英雄……马桶和皮搋子是常见道具,也放大了无厘头的内容风格。

2010年,主营儿童类服装和用品的宝派控股买断MASHIMARO流氓兔在中国大陆、香港、澳门的著作版权及商标。2017年,流氓兔18岁生日来临之际,官方宣布开启“流氓兔文化娱乐生态圈”,将筹备动画、漫画、网络剧、真人CG大电影、游戏,这正是流氓兔设定风格变化的开端。

泡面番《别惹流氓兔马修》自2018年开始更新,至2020年共推出了三季,每季70集。动画每集的内容,都是贴近现实、真情实感的吐槽。第一季动画保留了往常的哑剧风格,聚焦社畜流氓兔的工作、生活日常,第二、三季则添加了中文配音,选材更靠近中国年轻人的网络冲浪生涯,探讨“秃头”“剁手买买买”“长辈催婚”“福报”等话题。

此外,流氓兔还追逐流行元素,紧跟短视频浪潮。2020年年底,竖屏短动画《超能力流氓兔》在短视频平台上线,网络热点齐聚,流氓兔的颜艺更加频繁,有时甚至看不出它的经典特征。它不只玩《西游记》《午夜凶铃》《JOJO》《宝可梦》梗,唱《猪猪侠》歌曲,还会说“耶斯莫拉”“不讲武德”;甚至能用时空穿越的设定,科普为什么玛雅的交易货币是可可豆、食草系恐龙为什么要吃石头;偶尔还配合盲盒的推出,打造定格动画……一如许多形象IP在互联网平台的尝试,想要借助“网感”,让形象与时俱进。

最新的网络大电影里,流氓兔迎来了新身份“名侦探”,被尊称为“马大人”,喜爱美女。后因“金人尾骨比庆人长出一指”的设定,马修为印证酿酒师“春风掌柜”的身份而袭击了她,春风掌柜大喊“流氓兔”,才为这只兔子扣上了让人爷青回的名字。

流氓兔兔生二十多年,仅剩下了“眯眼胖兔子”的标志性外壳,官方会根据不同受众的喜好,随时赋予其新的灵魂。

其实对于而今的网友来讲,“贱萌”元素依然是表情包形象的流行要素之一,不过,流氓兔却不再特殊了。流氓兔的最新动向已经少有人在意,反而因《演员请就位》犀利点评出挑的老戏骨李成儒“特别出演《大侦探马修》”的新闻,更容易吸引大众目光。

若回顾下流氓兔从红极一时到退居十八线的历程,便不难发现,老牌形象IP最初都在年轻用户集中的QQ、MSN以及社区论坛上传播,而在当下互联网快速发展、市场迅速变动的环境里,昔日表情包顶流梦所面临着重大难题:昔日受众已然长大,只有偶尔怀旧思绪迸发,才能唤起脑海中的回忆;新目标受众的注意力被分散,更何况在当下,想要找到替代品是何其容易的事情。

所以还在努力的角色,或者说角色背后的资方,总想尝试通过广泛渠道,覆盖尽可能多的用户,动画、漫画、网络剧、大电影、游戏等内容的陆续开发,几乎成了大多形象IP的必经之路。

毕竟有故事的内容,或者有互动的游戏,才是强化人物设定、与粉丝建立情感连接的有效途径。单就围绕简单形象改编的电影而言,《乐高大电影》《愤怒的小鸟》的成功,皆能证明以此类IP也可以拥有不错的影响力与号召力。国内曾在表情包界占有一席之地的罗小黑,其大电影也于2019年在内地上映,斩获3亿元人民币票房。

可比起打造泡面番、日常漫画,围绕形象IP进行电影开发并非易事,从立项到与观众见面的全部环节,都需要加大资源投入。何况在如今这个不确定因素过多的电影市场,要想给表情包拉来足够的经费实现院线电影梦,谈何容易。

或许正因为如此,流氓兔选择了降低风险的折中方案——网络大电影,只盼上线时在年轻群体间刷一波存在感。《大侦探马修》是一部标准的网络大电影,各种流行元素堆叠、飞速推进剧情。剧情虽完整但并不烧脑,其中试图传递的一些观点浅尝则止。与此同时,一些场景里流氓兔的CG与演员互动显得并不自然,明显是出于成本控制的考量。

比如同样凭借“贱萌”闯出一片天的兔斯基,后被时代华纳公司旗下公司特纳中国收购,又客串综艺,还打造动画,但2016年腾讯影业宣布拍摄《兔斯基》真人大电影迟迟没有新动向。

主打温暖、善良、治愈的阿狸,目前归属于融创文化集团旗下。阿狸曾推出过2D、3D动画、旅行综艺、主题乐园,如今在许多实体店看到阿狸的盲盒、周边售卖,但许多粉丝期待多年的大电影仍无确切的定档消息。唯有在今年3月阿狸16岁生日发布会上,融创文化表示电影计划今年上映。

可以说,这些曾在互联网平台红极一时的形象IP,都有一个电影梦。为了不被遗忘、延长形象的生命周期,唤醒人们脑海里的记忆、吸引新用户关注,是它们共同的目标。不过,形象IP的开发周期十分漫长,像改编电影这样相对投入更多的“大制作”,“难产”几乎成了常态。从这一角度看来,现如今流氓兔网络大电影的顺利上线已是“过气网红”的一大胜利。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