警惕科技负面马太效应 郝景芳用公益教育填平鸿沟

中青报客户端讯(中青报·中青网记者 李新玲)“科技有可能带来马太效应,它只能让一部分人的生活越来越繁荣,会让很多知识技能落后群体,陷入一种贫困的代际循环,这些人不但享受不到科技发达的成果,反而有可能因为科技不断往前发展,越来越难找到工作或者丢失原有的工作,一些人的生存会越来越艰难。”74届“雨果奖”的获奖者,科幻小说《北京折叠》的作者郝景芳博士在6月9日开幕的CCF(中国计算机学会)青年精英大会(YEF2022)思想秀环节的演讲中,表达了她的忧虑。

“很多人问我,作为一个科幻作家,你们怎样去预测未来?这个是不是完全靠你天马行空的想象力呢?”面对这种经常性会被问到的问题,郝景芳说自己对于写跟人类社会完全没有关系、脱离人类社会的未来,不是特别感兴趣,她感兴趣的还是写当下跟现在的社会紧密相关、有千丝万缕联系,基于社会现实去推演出来的未来。因此,她的科幻小说经常是基于对于现实的观察,进行一定的推演。

《北京折叠》就是描写了北京在未来按照社会阶层被分成三个空间,人们有不同的工作生活方式。一个城市在空间和时间上双重折叠,映射出人们对于阶层割裂的深切焦虑。

郝景芳说,她在写科幻小说时,会写未来的多种可能性,有可能是悲观主义的,写一个令人忧心忡忡的未来,会对于我们今天起到一种警示的作用;也有可能是乐观主义的,天马行空写未来科技对于人们生活的改变,是希望激起人们对于未来的向往和憧憬。

“我自己很感兴趣,或者说我最近这些年一直在关注的一个问题,就是科技如何去影响财富的分配。这么发达的数字科技和各种各样突飞猛进的科技进展,到底会让我们人类社会进入一种美好的大同社会,还是会让社会更加撕裂,让财富分配越发不平等?”郝景芳说,“对于未来的推演,需要基于对于现实一些很关键要素的观察,要观察这些科技发展在供给层面,也就是生产层面,能够普及到多少人,而在需求层面,也就是消费层面,能够让多少人享受到这些科技产品的果实。”

她提到,今天有一些发达科技,包括航天技术、人工智能技术、生物医疗科技,都还有很大的突破性进展。但同时,今天整体的教育和培训是远远落后于这些科技发展的。在基础教育阶段,学生们连20世纪物理学中原子分子和量子力学的很多东西都还没有学到,更不要说是基于这些现代物理、现代化学、现代生物医学之上发展出来的新科技。这些新科技对于只接受了普通基础教育的学生和一般人群来讲,是非常遥远的。

郝景芳还提到一个令人担忧的现象。有一些科技巨头和精英积累了巨大的财富,他们进一步进行新科技研发,带动新的群体去积累财富,这些人当然也是很多科技产品的主要消费者,因此整个科技研发、科技产品的市场,像一个冲刺的火车头不断向前,但已经和火车后面这些车厢脱钩,甚至是脱轨了。

“很多普通人,接受的教育和培训,远远落后于科技时代发展,能跟得上时代的发展就是很困难的。”这是郝景芳的另一个忧虑,一批人在科技道路上越走越远,同时有很多人还停留在传统生活方式里,他们的后代会一代一代继续贫困下去,进入贫困的恶性循环。

“当我看到了这样的一种可能性,看到了(会有)这样一种不那么美好的未来时,我想做的就不仅仅是写科幻小说,我很想在真正的现实生活里面做些什么。”她认为,最能改变的就是教育。她看到很多的学校缺科学老师,缺少能够提升孩子科技素养的课外培训。基于这些想法,郝景芳创办了童行书院。进行创新教育,开发的课程已经进入了全国上千所学校。“童行书院推进的是综合素养课程的开发体系,用游戏的方式让孩子在教育游戏里面边玩边学。用在线上直播的方式把课程送给学生,给到小学让他们开展创新型的课后课,都是项目制学习的方式。”

“我们还会有冬夏令营,真正让孩子做一个创新型的项目,比如说让孩子深入到自然保护区去做科学探访,或者让孩子去做文学艺术类创作,让孩子做一个外星探索的科学计划等等。”郝景芳介绍,童行书院是采用社会企业的模式,企业化的运行,免费向全国很多乡村学校提供免费课程和培训,“这样的公益教育普及方式,能够让乡村的孩子、城市打工群体的孩子,得到科技和创新思维的教育培养,让这些孩子长大后也有机会成为科技精英,成为创新型人才,继续给我们的国家,也给整个世界作出贡献。”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