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HD全球总裁麦克·库珀:保持本色最重要

2009年,全球广告投放减少了约5%,而在网络广告的投放上,同期却增加了7%。此消彼长的态势正在考验着每一个4A广告公司:如何在更少的预算中,制定出更完美的投放方案。

PHD作为宏盟(Omnicom)旗下的媒体公司,1990年成立于英国,目前是惠普、联合利华、佳能、星巴克的广告代理机构,金融危机为PHD带来了发展机会来自两方面:亚洲和互联网。

日前,PHD全球总裁麦克·库珀(Mike Cooper)来沪期间谈到了上述两个因素。

库珀:在过去一年中,PHD获得了2位数的增长,其中增长最快的是中国市场。金融危机的影响应该还未散去,但是在亚太地区,完全看不到这方面的影响,但是从欧洲来说,总体感觉影响还在持续。展望2010年,应该影响更小一些。

问:金融危机中,大量客户在缩减自己的投放预算,却要维持原先的投放效果,PHD如何面对这些情况?

库珀:对于我们来说,这是一种艰难的情况。我自己经历过上世纪90年代初的经济危机和1998年的亚洲金融危机,对于一家公司来说,最重要的是坚持自己的原则,不能慌张。我们需要留下最好的员工,提供最好的服务,尤其是帮助客户来设计对付金融危机的计划,这些必须主动来做。我觉得,最可怕的是慌张,我们必须在金融危机中保持镇定。

库珀:其他的媒体代理公司对于策划、策略、购买非常擅长,但我们是一家先锋型的公司,因此,我们把策略和策划放在第一位。我不想过分得谈方案如何省钱,因为如果方向是错误的,一个省钱的方案,也是适得其反的。比如,我们是第一家研究人体对外界刺激反应的广告公司,我们研究脑电波的变化,然后根据这些数据来做不同的策划。

问:现在很多公司都在谈“中国”,但中国广告市场还处在十分散乱的状态中,不像国际市场掌握在几家广告巨头手中,我们如何利用“中国”市场目前这个状况?

库珀:中国市场是个很多元化的市场,即便是国际4A公司的份额也很小,中国市场的份额被分散在很多公司手中。我在1989年时就在中国工作,20年来,跨国广告企业在中国的增长甚至慢于本地公司,但PHD的策略是提供优质的服务,公司大小不是策略,高质量才是策略。

库珀:对于我来说,很幸运的是,我在亚洲待了19年,1989年我就在广州为宝洁服务,我用自己的眼光看到了中国的变化,在西方国家,很多人不是很欣赏中国的进步与变化,也没有真正感受到中国发展带来的好处,我在中国的经历,帮助PHD在中国市场运作时,选择正确的方式。

库珀:在中国最艰难的事情是管理增长,既保持快速的增长,有保持工作质量,又向市场其他地方扩展,变得规模更大。对于PHD来说,保持本色最重要。

另外,如何吸引和保留人才是个挑战。如果你很成功,别人就会选择挖走你。要想留住人,薪水是一方面,更重要的是我们要让员工喜欢在这里工作,他们感觉到有个人发展的空间,这种培养人的环境,会让员工对公司更加忠实。

我在亚洲学到的一种东西,尤其从中国的历史来看,稳定的时期是最好最繁荣的,互相信任的企业文化是我们赢取未来的关键。

*发表评论前请先注册成为搜狐用户,请点击右上角“新用户注册”进行注册!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