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方医疗界惊天秘闻——医生“花木兰”

詹姆斯·巴里(James Barry)是二战时期英国一位著名的医生。他有丰富的战地医疗经验,医术精湛;地位超群,曾位达准将,坐上了医务军官中第一或第二把交椅;他身材不高,声线尖锐而高昂,脾气暴躁,和很多男外科医生一样,不时开点黄腔;他为战地医疗争取了很多实在的物资和政策,改善士兵的卫生状况;他为监狱里服役的犯人诊治,并为他们争取了很多福利;他甚至是最早成功实施剖宫产的医生之一,挽救了产妇和孩子的生命;但是,谁能想到,这一切历史性的成就,被掩盖了几十年,就是因为他,詹姆斯·巴里医生,是一名隐藏多年的女性,是西方真实存在的、医疗界的花木兰,同时也是西方医疗界、军方的一个惊天“丑闻”。

詹姆斯·巴里线年左右出生在爱尔兰科克郡的玛格丽特·安·布尔基(Margaret Ann Bulky),她是杂货店老板耶利米(Jeremiah)和玛丽·安·布尔基(Mary-Ann Bulky)的第二个孩子。玛格丽特从小家境还算殷实,但当时女性大多数不能接受正规的教育,更被禁止当医生。玛格丽特从小在家瞎混,但是却十分聪明。自小命途多舛的她,在十几岁的时候据说被叔叔弓虽女干,生了一个女儿,由母亲抚养长大,随后家道中落,父亲因欠债被捕入狱,母亲就带着她,到伦敦去投奔舅舅去了。

玛格丽特的母亲玛丽·安在伦敦有一个兄弟,叫詹姆斯·巴里(James Barry)。他在当时是一名有名的艺术家,同时还是一名大学教授兼皇家院士。詹姆斯·巴里很喜欢这个聪明伶俐的外甥女,并且他知晓教育的重要性,赞成女性受教育。于是,玛格丽特有了念书的机会。他还把她介绍给了自己的两位朋友,一位是委内瑞拉流亡的弗朗西斯科·德·米兰达将军和布坎伯爵戴维·斯图尔特·厄尔斯金。年轻的玛格丽特给他们留下了深刻的印象,知道她的才智可以带她走得很远。

1806年,舅舅詹姆斯·巴里去世了,但给他的姐姐和外甥女留下了丰厚遗产,足够她们衣食无忧,并委托自己的好朋友傅莱尔照顾她们。傅莱尔是一名医生,他发现玛格丽特有医学的天赋,并把自己毕生所学传授给了她。而米兰达将军告诉玛格丽特,委内瑞拉是个激进的地方,那里保守派的势力没有这里大,她作为一名女性,是可以在委内瑞拉行医的。于是玛格丽特就憧憬着,长大成为一名医生。她的长辈们,包括她的母亲,给她做了一个前所未有的大胆决定。让玛格丽特顶用她舅舅的名字,女扮男装,进入英国爱丁堡大学,念文学和医学。从此,玛格丽特化身一名男性,她自称是老詹姆斯·巴里的侄子,改称自己的母亲玛丽·安为姨妈。

三年后,玛格丽特·布尔基不再存在,而身着大衣(无论天气如何,都会穿上大衣),高调嗓音的年轻男子詹姆斯·巴里出现在爱丁堡(Edinburgh),于1809年就读于医学院。詹姆斯·巴里更改了她的年龄,以适应她年轻、男孩气的外观,还称自己没到变声期。但仍有谣言四起,因为她矮小的身材、高嗓门和光滑的皮肤使许多人怀疑她是一个还不够年龄上医学院的小孩子。当巴里因为年纪太小而被禁止参加医学考试时,厄尔斯金伯爵进行了干预,使得她顺利参加考试。而巴里不负所望,以优异的成绩毕业,在22岁时获得了医学学位。巴里原想和米兰达将军一起去委内瑞拉的,但不幸的是,米兰达将军因政治原因被捕入狱。巴里没有气馁,她一边锻炼体格,一般参加军医的考试,并成功入伍担任助理外科医生。

1813年7月6日巴里开始其军事生涯,1816年被派去南非。她理论扎实,技术高超,从不久被提拔为助理参谋长,相当于中尉。她在南非开普敦(Cape Town)一干就是十几年。在那里,她雇佣了一位黑人男仆,约翰。每天早上,約翰會为她准备6条毛巾,把胸部包裹起来,并加大了她的肩宽。身高一米五五的她,穿上男士高跟鞋,并在鞋里垫上七公分的鞋垫。她时时都穿着制服,配剑,外形潇洒,长相十分秀气,加上皮肤光滑白皙,俨然一个“小鲜肉”医生的形象,深受当地妇女的欢迎和追捧。

有一次,她给当地州长查尔斯·萨默塞特勋爵(Lord Charles Somerset)生病的女儿看病,通过她高超的医术,州长女儿康复了。巴里成了州长家最受欢迎的人,也成了查尔斯·萨默塞特勋爵的密友,长期保持着亲密的友谊,并成为了她的私人医生。1822年,萨默塞特任命巴里(Barry)为殖民地医学检查员,在开普敦进行重大的医疗卫生改革,其中包括改善卫生设施和供水系统,改善奴隶、囚犯和精神病患者的卫生条件以及为麻风病人提供隔离救治的场所。

在这里,巴里还进行了南非最早的一例成功的剖宫产手术,这个手术,在当时全世界仅进行过3例。手术后产妇和孩子都存活下来,孩子被起名为詹姆斯·巴里·蒙尼克(James Barry Munnik),以巴里的名字命名。这个家庭对巴里十分感激,甚至把这个名字带给了整个家族,传奇的是,继承了巴里的名字的后后人,后来成了南非首相(名字中含有巴里)。

可能是原本性格使然,也可能是为了特地表现出阳刚的男性个性,巴里以刻板的、脾气暴烈而闻名,她的病人、上级,甚至是有着天使美称的弗洛伦斯·南丁格尔本人,都被她责骂过。对,就是那位白衣天使南丁格尔护士。1853年,克里米亚战争爆发,南丁格尔自愿到前线医治伤患,遇到了同样来救治伤员的巴里,这两位医疗史上伟大的女性,并没有惺惺相惜,反而时常争吵。巴里死后,当南丁格尔知道她是个女性的时候,她写下这样一段话“我一生中从未受到如此苛责,虽然我受到的批评和非议比很多女性都多,但那时巴里骑在马上,我带着帽子站在在医院广场的阳光下,在士兵、军官、仆人等人群面前,他毫无绅士风度责骂我的时候,我觉得他像一个野蛮人。但当‘他’死后,我被告知巴里是个女人,我只能说,她是我见过最坚强的生物”

后来巴里还去过去很多地方,包括圣海伦娜岛(1836)、西印度群岛,在西印度群岛担任首席医疗官。在那里,她不幸染色是黄热病,她以为自己会死,还特地交代她死后不用更衣,不用验尸,就穿着原来的衣服,用床单包好埋掉。但她没有死,奇迹般地康复了。

1846年被派往马耳他,在这里,巴里对制止霍乱的流行和威胁做出了突出的贡献。

最终,巴里于1857年被派往加拿大,并于9月25日被授予当地医院监察长(相当于准将)的职级,这也是军医中最高的职位。但由于她常年在热带地区生活,加拿大的寒冷让她十分不适应,加上她年纪渐长,不久就患了感冒、支气管炎,身体扛不住,结束了她46年的军旅生涯,退役了。

1865年7月25日詹姆斯·巴里因痢疾去世,她死后,护理的女仆忘记了她的嘱咐,给她更衣擦洗身体的时候,发现了她的女性身份,还有她肚子上的妊娠纹。当时人们就震惊了,因为,这位高权重,为医疗界做出了重大贡献的医官,竟然是一位女性,而且军方竟然被她瞒了一生,这传出去,军方将脸面全无。于是当时巴里的医生麦金农少校(Major DR McKinnon)给她签署了死亡证明的时候,写的是男性,巴里被草草埋葬了。事后,当地给巴里编排了欺诈的罪名,抹杀了她的所有功绩。

后来那位女仆,给麦金农医生写信,要求他支付报酬,否则,她便把这桩丑闻传出去。麦金农医生拒绝了,于是,巴里是女性的事实,在她死后被公开。

当时社会上有很多传言,有的说巴里是变性人,有说她雌雄同体,她的所有亲人均已不在世了,真实身份一直是个谜。直到1950年,历史学家在研究军方资料时,发现了玛格丽特的事迹和贡献,她传奇的一生事迹才得以重见天日。

巴里无疑是一位天才女性,她又学识有技术有胆魄,无论是在英国还是非洲,在她任职的地方,普通人群的卫生条件和饮食都得到了改善;她性格执拗,态度强硬,关注穷人和,并常常引起官员和贵族的愤怒,屡次被降级,后又因为才干而升职;她对营养学有着超乎时代的眼光和现代观,是个完全素食主义者;她因为性别的原因人际关系疏离,却有炙热的内心;她还有一个忠心的仆人,约翰,一直留在巴里身边,直到她去世。

巴里的一生,传奇而又充满争议,但无疑,她的贡献是正面而巨大的,是值得肯定的。詹姆斯·巴里,玛格丽特·安·布尔基是那个时代的先驱。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