克鲁斯堡十大逆转 亨德利连扳10局亨特无缘冠军

一年一度的斯诺克世界锦标赛将于下周六在克鲁斯堡拉开帷幕了。世界锦标赛是斯诺克历史最悠久、最高水平的赛事。

首届世界锦标赛于1927年在斯诺克台球传奇人物乔-戴维斯等人的组织下举行,但比赛一度没有固定的场所,甚至赛期也不固定。到了1977年,世锦赛开始固定在英国谢菲尔德的克鲁斯堡剧院举行,迄今已有32个年头了。克鲁斯堡见证了斯诺克的所有奇迹与辉煌。近日,英国名记大卫-亨顿排出了克鲁斯堡的十大经典逆转。他同时也表示“这些都是我个人的选择,你完全可以有不同意见——只是为了娱乐一下。”

乔-斯威尔的职业生涯是在他赢下所有他应该会输的比赛之后确立的。在2000年世锦赛的正赛资格争夺中,他在决胜局以6-9落后于史蒂芬-马奎尔——可马奎尔作粉球失误,没能以10-6结束本场比赛。

那一年,这个骁勇善战的贝尔法斯特人在克鲁斯堡的半决赛中用他的激情赢得了许多朋友。而最闪光的就是他在以12-8落后于约翰-帕洛特却连扳5局最终以13-12逆转的那一幕。

约翰-帕洛特——这位1991年的世界冠军在其中2局只拿到了4分,因为斯威尔一路压制着他。斯威尔很轻松地进入下一局,在第24局中艰难的围绕彩球展开攻势,最后他拿到了赛点,帕洛特只在决胜局撞了一球入袋。

另一方面,这场失败预示着帕洛特水准的直线下降,在那之后不久他就从顶尖选手的名单上被剔除了。

1996年,特里-格里菲斯职业生涯的顶峰接近了尾声。他似乎已经确定要跌出TOP16,并打算为了生活放下球杆了。

但这只老谋深算的狐狸仍然熟练运用各种战术去策划比赛的胜利,尽管他正处在一个或许最糟糕的境地——在19局10胜制比赛中以6-0落后。

而当比赛进行到9-5时,对于这位1979年的老世界冠军来说似乎前景更加黯淡。但他却突然发力,打出一连串的单杆50+,并以他老道的经验最终将局分扳至9平。

尽管如此,大家仍确信他会输。因为伯内特只再击入一个棕色球就超分了,但他却犯了匪夷所思的错误,母球撞到蓝色球然后摔入中袋了。

格里菲斯获得了最具戏剧性的胜利,他咬紧牙关坚持到最后证明了自己,即使他的职业生涯已是夕阳红,但在克鲁斯堡的胜利对他而言依然意味深长。

与此同时,伯内特不得不花了13年之久才得以重返克鲁斯堡。“我知道他们在我打第一轮比赛之前一定会不断重提那错误的一击的。”伯内特在今年的资格赛上说。

1986年的世锦赛决赛名单在四分一决赛开打前似乎是木已成舟:史蒂夫-戴维斯,尽管他在上一年的决赛中输给了丹尼斯-泰勒,但仍是世锦赛中的王者;特里-格里菲斯,在上一轮战胜希金斯的前世界冠军。

但乔-约翰逊并不这样认为。还是无名小卒的他默默地闯入了前八强,并以9-7领先格里菲斯。但格里菲斯抓住了主动权连胜5局,以12-9率先拿到赛点。可是约翰逊并没有认输,而是调整好心态,仅用52分钟就拿下剩下的4局,以13-12逆转本场比赛。还轰出了单杆104和110的高分。

而值得赞扬的是,选手在输球之后可能会不想说话,这是可以原谅的,但格里菲斯却将约翰逊拉到一边,并告诉他如果要晋级需要怎么做。而约翰逊也的确不负所望,一路晋级,并在决赛中以18-12战胜了戴维斯。

很难相信赛前没有握手能在斯诺克的历史中发挥关键作用,但它的确害希金斯在2000年世锦赛半决赛上输掉了比赛。

这场比赛开始时,威廉姆斯也许是太放松了,忘记跟希金斯握手。不知为何,这个苏格兰人一直耿耿于怀,担心是否自己做了什么事情冒犯了“金左手”。

在希金斯以14-10领先的时候,威廉姆斯甚至都开始打包准备回家了。但就在此时,希金斯令人罕见的一泻千里,他将局分拉至15-11后就被威廉姆斯连扳6局,最终以17-15被逆转了。

希金斯为此一直懊悔不已。“我当时应该走过去,主动跟马克握手;但我没这么做却让它一直在脑海里挥之不去。”

这场没有握手的比赛直接导致威廉姆斯在决赛中打败马修-史蒂文斯夺得冠军,而希金斯不得不再等7年去摘下第二个世界冠军。

这也许是克鲁斯堡史上最具争议的比赛了。艾伯顿打出了一个漂亮的逆转而奥沙利文精神崩溃了。

当奥沙利文以10-6领先时,他晋级半决赛几乎已经能盖棺定论。可是比赛进程在艾伯顿那儿卡住了,“磨王”并非浪得虚名,他长期以来都很有条不紊,但也不够那天如此有条不紊,他一杆12分竟然花了5分钟。要知道奥沙利文一向是以快著称,尽管艾伯顿之后声明他并不是故意放慢脚步拖延时间,但他的确刺激到了奥沙利文脆弱的神经。

接下来你就看到克鲁斯堡史上最奇怪的一幕:奥沙利文用指甲在前额上划来划去,直至抠出血,还跳上椅子狂笑不止。最后他输了。

艾伯顿的胜利并没有犯规,因为他没有受到浪费时间的警告。有些人认为这就是老派球员的比赛风格无可非议,而另一些人认为这是个耻辱。

当人们提到吉米-怀特的成就,往往都只会想起他6次闯入世锦赛决赛却无一夺冠。而马修-史蒂文斯,他是个好球手,还囊括斯诺克三大排名赛的两项冠军,但不幸的是注定同样拿不到世锦赛冠军。

史蒂文斯曾在2000年和2005年两次进入世锦赛决赛,结果都以16-18无缘冠军,还有三次进入过半决赛。在2007年的四分一决赛上,他必须打败默菲才能保住TOP16的位置。已经12-7领先了,只差1局就能晋级,应该不会有什么差错吧?

默菲已经深信自己将无缘半决赛,他开始背水一战。而史蒂文斯较早前被默菲打败的精神创伤又裂开了。转眼间,局分已经到了12-11。最后史蒂文斯在决胜局作球不成,输掉了这场比赛,并跌出了TOP16。今年,他没有通过资格赛。

很难解释为何吉米-怀特拿不到世锦赛的冠军。无论是对手或是公众都赞叹他的天赋,他在这些年通过了这么多考验和磨难。

1992年,他第四次闯进世锦赛决赛,这也是他连续第三年闯入。他在该赛季表现很良好,可他面对的是能够征服一切的“皇帝”——亨德利。

怀特以12-6领先的时候所有人都以为他这次终于要夺冠了,在14-8的时候仍然势头看好。可亨德利扳回了一局,重要的是,他又连续扳回了九局,以18-14逆转胜。这也许是亨德利职业生涯中打得最好的一场比赛,是其它任何人都无法比拟的。

怀特的粉丝们安慰自己总是有明年的。可是他们和“旋风”自己都清楚的意识到,亨德利同样也会在。

就算是传奇,史蒂夫-戴维斯也可以输掉任何一场比赛,更别说一场世锦赛决赛。在斯诺克界和体育界,没有什么是不可能的。他以8-0遥遥领先丹尼斯。那时候都没人敢说丹尼斯能拿下哪怕一局。

戴维斯又以17-15再次领先,可也没能将这北爱尔兰人扫地出门。泰勒再次将局分追至17平,在决胜局漂亮地一气呵成打入棕色球、蓝色球、粉色球。

此时,电视机前1850万观众正屏息凝视。已经是凌晨了但没有人能转移视线。

接下来的一幕已经被永远地载入斯诺克的传奇故事中:戴维斯只要打进黑球就赢了……他打厚了……轮到泰勒打黑球……他提起了球杆……他在招手……他捧起了冠军奖杯。

提到桑本,你会想到犹如花岗岩一般硬朗的球风,一个坚毅的战士。提到他你不会联想到关于崩溃、关于投降这样的字眼。至少在1994年之前不会。

那一年,桑本自1990年第一次回到克鲁斯堡,并高调声明他争取以139清台闯入第二轮。

他以9-2领先邦德,但他让机会从自己面前溜走,邦德连扳八局,进入第二轮了。

邦德在第二年的世锦赛更上一层楼闯入了决赛。可桑本从此再也没有出现在克鲁斯堡。事实上,几年后他的职业生涯就彻底告罄了。

肯-达赫迪在半决赛前的任何一场比赛中输掉都是可以原谅的。因为他在首轮就遭遇默菲,又紧接着对阵多特和约翰-希金斯,但他顽强地一路鏖战,终于闯入半决赛。也许是疲劳所致,他在上半场暂时以15-9大比分落后。

下半场在星期六举行,而组织者害怕观众只能看到2局比赛就结束,还策划了一个展览供大家观看。

在某种程度上观众的确看到了展览,那就是这位1997年世界冠军的谦恭与礼貌。更重要的是,他连扳了两局,彻底动摇了亨特的信心,而他自己则在斯诺克球桌上打造了一个最引人注目的胜利。

亨特走到了16-14,拿到了赛点,但达赫迪状态更勇,连赢三局以17-16逆转,闯入决赛。

那是一场精彩的斯诺克,但更为出色的是这场比赛体现的体育精神。在后台,亨特衷心祝愿达赫迪决赛顺利。而达赫迪也赞扬了亨特的表现。本来就很难说清楚,在克鲁斯堡里面谁赢了,而谁又输了。

令人惋惜的是,大家都普遍认为总有一天,世界冠军的头衔会属于亨特。然而,命运却以残酷的方式横加干预,亨特于2006年10月9日因癌症逝世,年仅27岁。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